雷克萨斯ES微信车友群,欢迎大家加入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雷克萨斯
 
  雷克萨斯(英语:Lexus,日语:レクサス)创立于1983年,是日本丰田集团旗下全球著名豪华汽车品牌。该品牌仅用了十几年的时间,销量在北美地区便超过了奔驰、宝马。1999年起,雷克萨斯品牌连续11年位居美国豪华汽车销量第一的宝座。
  2005年,雷克萨斯成功打入日本本土市场,也因此成为在全球均有销售的高级轿车品牌。初时雷克萨斯在美国国内以“热切追求完美”(The Passionate Pursuit of Perfection)作为宣传口号,后来以“追求完美”(The Pursuit of Perfection)作为在全球国家和地区的行销格言,直到2013年,其宣传口号改为Amazing in Motion。
  雷克萨斯2015年在华累计销量8.69万辆,同比增长14%,位列豪华车市场第五位。
  2018年12月,世界品牌实验室编制的《2018世界品牌500强》揭晓,排名第247。
  有人说,女人之间的友谊其实是很脆弱的,经不起一点考验,因为她们喜欢斤斤计较。男人遇上优秀的同性,往往会惺惺相惜,而女人看到优秀的同性往往则会嗤之以鼻地说:不就那样吗?或许也正因为此,男人们往往可以肝胆相照,而女人们似乎只能共痛苦,不能共幸福,惹得不少人都在质疑:女子之间的友谊能有多真?
  A:功利型友情
  口述:叶薇,女,27岁
  和梅子认识十年了,老公常说,瞧你们亲的像个姐妹似的,真有那么好吗?我不禁一愣,想想也是,十年来,我和梅子经常约会、逛街,但说实话,这种友情许多时候是建立在相互利用的基础上。我把它归结为功利友情。
  或许我这样你说,你无法明了,那来看看我们联系最频繁的一天吧。
  6:00 一大早,我被梅子的电话吵醒。她急切地求我,薇薇啊,今天帮我到你们单位旁边的商城化妆品专柜买一套化妆品啊,我要送人。我问什么牌子,和你用的一样吗?她说,随便啦,几百元的就行。说完就挂了。老公问我是谁,我说梅子,他说,对了,我过两天出差,他老公在铁路系统工作,让她帮忙订一张卧铺票吧。
  11:00 上午正好没事,我溜出去买了一套“嘉娜宝”,回到办公室打电话给她,她高兴不已,当我把老公的事说了以后,她满口答应,并且承诺,保证在我下午6点前,叫他老公的手下把票送来。
  15:00 没想到这么快,车票真的就送来了,我打电话给她,说,真想好好亲亲你。对了,化妆品什么时候给你。她笑着说,今天晚上吧,我请你吃饭,不过吃饭前,你还要帮我办一件事。我说什么啊。她说,帮我到幼儿园把我女儿送回我妈家,好不好?我老公晚上有应酬,我今天有点事,要晚些走,正好没时间接小孩呢。我说我六点才下班啊。她说,你别来这套,早上都有空溜出去,帮我买化妆品,下班早点走又算什么。唉,没办法,被他吃定了。
  19:30 什么事都搞定了,终于见面了,她忙不迭地说谢。我说,先别谢了,我老公下周出差,我一个人在家害怕,你过来陪我住几天吧。她惊呆了,什么啊,那我老公怎么办?我一本正经地说,他不是有女儿陪吗?我没孩子,你不过来陪我,谁陪我啊。她的脸上一脸无奈,我的心里一阵偷笑。
  点评:有句歌中唱道:“朋友多了路好走”,可见功利色彩是无法从友情中抹去的,而女性的心思比较缜密,或许对此也尤为在意。因此,功利在女子之间的友谊上显得比较明显,不过,贬义上说是功利,其实是互相帮助,本也无可厚非。
  B:对比型友情
  口述:李西楠,女,26岁
  不少朋友都很难理解为什么我和咪咪那么要好,有的忍不住含蓄地问,你们整天呆在一起太不协调了啊。我清楚他们所说的“不协调”,那是因为我和咪咪的的容貌有差异。我长得漂亮,而咪咪则比较胖,长相稍差。
  其实,有这样一个朋友,我很满足,从有记忆时,我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,在家里亲友们哄着,到了学校,老师们都说我可爱。而到了青春期后,就经常有男生给我塞纸条了。孩提时候的友情在记忆里已经很模糊了,而到初中以后,我才开始有意识地开始想交一些知心同学、朋友。而此时我选择了班上一个同样很出色的同学,人很漂亮,而且学习又好,还是班委,我对她很好,但是物以类聚在女子之间的友谊似乎不太成立,她对我一直很冷淡,而且后来,她竟然在背后对同学们说起我,别看她平时那么高傲,还是一样拍我马屁。
  我心里很委屈,同时对友情这个概念有了极端的误解,学生时代,我一直和同学保持一定距离,尤其是美女,几乎从不说话,以至于最后毕业和我有联系都是长相一般的同学,而且也没有交到一个可以说心里话的闺中密友。直到进入这家公司,遇到咪咪,我才意识到友情的存在。
  这样的晚上才真是享受:不开灯,点亮两支长长的蜡烛,蓝的、白的放在地板上,一室迷失于光与影之间。
  躺在温软雪白的草皮上,听雨----滴沥滴沥----在窗外,后院憔翠,斜墙有天梯,雨潺潺而流,在那儿最是回荡,流经处,把心曲留下。后院的圆灯,还是个满月,灯色披着雨花。
  烛光摇曳,好借温柔的舌,贪婪的舐着雨夜的神秘!昏暗中,尚见斗室里一把张开的雨伞,和一绳临时晾在室内的衣裳,我双目昏花了,蓝雨伞是个安全的帐蓬,一绳衣裳是下弦月做的舟,我荡着舟朝篷而去。
  刚才踏雨,地原来是掩藏着一个世界,好像深深的湖,路灯在湖底倒竖,无数的涟漪呀,就泛着星星的目光。当平实的地面也充满了内容时,胸襟岂能不阔。雨夜,取笑着人浅狭的理性,告诉你世间有不能解释的国度。
  容许人有时做了小布尔乔亚,听雨之外,播一张唱片,也不需要古典的、艺术的,一首五轮真弓的《苏醒》,我已经满足,于是窗处有雨,心内有雨,悉悉索索的编织着,我享受着流泪。
  人生不能缺乏的,是雨夜──滴沥的、独自的雨夜。这样的雨夜里,天有泪,烛有泪;天泪有声,烛泪有形,唯有斯人面上簌簌流下的,是点点无声无形的热泪。
  石膏像念过这样的故事没有?有人自从得到照着爱人雕塑出来的石膏像时,便将爱情全部移寄在这石膏像上。
  没有什么可笑的,爱情的起端一般不是人与人之间的,而是人与石膏像之间的。
  一个神秘的美丽的灵,永远如一个石膏像那般动人心魄。瞧,那石膏像女孩微侧着头,双眸闪亮如星,欣惬的垂望着,鼻子小巧端正,薄薄的唇中带着永远的笑靥,真是我见犹怜。
  带着美的形象的一个未凿的灵,必有一份使人动情的魅力。爱情开始时很幸福地是一种欣赏和被欣赏的基础,可是爱下去又如何,人很容易地从欣赏转为要求了,尤其是发现所爱的再不是石膏像,而是另一个有独立思想活动的灵的时候,人往往要求对方变回一个石膏像那样投合自己,希望对方放到哪里便是哪里,并且确信一切都是为了对方的好处。爱情似乎一有发展便是悲剧,因为人都善忘,忘记最初纯是欣赏,后来变了要求。
  可能最高理想的爱情是石膏像与石膏像之间的,他们永远保持距离,永远互无要求,永远互相欣赏。人若要有爱情,大抵只能是次一等的,大家在冲突中寻求容忍,永远不要求对方怎样怎样,别忘了最初被吸引的时候!
  哀的渐进恸哭了出去,无所追寻,存在的只是不绝的哭声和眼泪,良久这一切渐渐平息后,才晓得自己已经一度释放回去。恸哭是最原始的自我放逐,没有文化,没有艺术,没有常理,然而,恸哭却又是求生者最彻底的表白----我们不过都是无奈的人。
  泣人悲伤的泣,另一人苦恼的看,不知所措。惟有连了这自己化身的另一人也渐渐冷漠基至麻木。于是悲伤的那个自己才停止泣声。还要垂泪多久才说罢了呢?千行泪,终究只能独自品尝每滴中错综颠簸的酸味。
  无形的泪该有泪水,干涸的眼,竟还有干瘪的心陪伴,二者都渴求眼泪的滋润,然而,无论如何你竟找不到眼泪时,心灵惟有泼辣辣的告诉自己,眼泪千行,也无法平衡心的沉重,我苦笑的捧住干瘪的心,回答说这心紧贴的不正是无形的泪。
  同路客,小时候每每因为朋友间之睽隔而难过,倘若朋友变得冷淡无义,更令自己伤心,其实那时候尚不懂得友情的本质。徐先生说:“交友只是人生寂寞的旅途偶然的同路客,走完某一段路,他要转弯,这是他的自由。在那段同行的路上,你跌倒了他来扶你,遇到野兽一同抵抗,这是情理之中的。路一不同,彼此虽是关念,但也就无法互相援助。但是这时候彼此也许就遇到新的同路客了。”
  走在路上,我最讨厌听到的一句话就是:「小姐,我们可不可以做个朋友。」有时候,我都忍不住想反问:「我为什么要跟你做朋友?」
  因为通常会说「做朋友」的人,都不止是想要「做朋友」,要不然不会三天两头的就约要吃饭,出去吃个饭也问个东问个西的令人烦,更可怕的是,你要是真的跟他出去个几次,有时候就连为什么你晚一点回家,他都要管,而理由则是千篇一律的「因为我是你的朋友,所以我关心你。」
  可是,
  因为是朋友,就一定要陪你吃饭?
  因为是朋友,就一定要跟你聊天?
  因为是朋友,就可以管我跟谁出去,和为什么不回家?
  因为是朋友,所以我就不能忙着工作没时间和你讲话?
  但是,我实在忍不住想讲,我根本不是你的朋友,我为什么要和颜悦色的对你,为什么要莫名其妙的让你管?
  也许你是因为工作才有我的电话,也许你是因为朋友的朋友才有我的MSN,也许是你长的帅让我一时不察的留了连络方法,但是,你根本就还不是我的朋友,最多也只能算是「互相知道的人」。
  所以我没必要向你报备我何时休假;我没必要跟你说我为什么不想吃饭;我没必要告诉你,我为什么不想跟你出去;我没必要半夜赶去陪你谈心;因为你不是我的朋友,请搞清楚你自己的角色,你只是我认识的人,但我的手机、MSN里不是只有你一个人。
  君子之交淡如水,真正的朋友,平常也许都各自忙碌着,不干涉彼此的生活,但难过的时候就会相互找寻,你了解他的心事,他知道你的秘密,一通电话甚至不用多说,光听语气就知道对方发生什么事,这是朋友。你不用要求,他也会来陪你谈心,你有苦难,他会第一个帮你担,不论男女,也许少连络,但就知道,这个人是关心我的,这才是朋友。
  也许你会说你都能做到,但是很抱歉,当我伤心难过的时候,并不会想起你这位「朋友」,因为在我的心中,你根本还构不着那个位置,所以不要拿着「朋友」两个字来压我,因为目前的你并没有资格,如果再傻傻的,就连「有连络的人」都会失去资格。